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今天给阴阳师换了一个头像,然后越看越觉得边上的头像框好像鸣人和佐助哦😂

cp一日游圆满结束,感谢和去年以及前年一样:明年我再也不来了!
会不会再去就不知道了
看到了很多漂亮的基三小姐姐,衣服妆容都美美的
而走过的几个火影cos都是直男cos😂
装备齐全然后脸上一点妆都没有,美瞳也没有
阴阳师和平安京的摊子好漂亮,手拉手的黑白童子很可爱了,好想把博雅和晴明的大牌子抱回家,他们俩太帅啦

买了只小恐龙给小佐助骑,虽然好像骑不上去……

jump50周年的男主盒蛋到啦,两个打瞌睡的小可爱

啊,可爱的小鸣人到啦赶紧吸一口
再奶一口旗袍助的黏土

今天有姑娘提醒我备份什么的,我吃想起自己写的同人都没备份,就整理了一下,整理的时候好几次被自己雷到了,我真的写得很糟,谢谢当初不嫌弃我的姑娘们,有人评论的感觉真的很好

然后完结文都上传网盘了,想要的姑娘们自取吧

https://pan.baidu.com/s/1aLIIBxuVURPYXRxX2N6GIg

 密码:36am


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完)

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1)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2)

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3)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4)

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5)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6)

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7)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8)

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9)当鸣佐文的鸣遇到佐鸣文的佐(10)


  可是佐助不想又有什么用呢?身为一个书灵,他的确有部分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可是作者写的主线却是不可违逆的。
  比如现在,那个该死的作者写了,他要带着鸣人去吃烛光晚餐,于是他们就到了一家装潢华丽的西餐厅。
  所谓的装潢华丽,只是书面上的四个字而已。一个小学生文笔的作者并不描写,鸣人和佐助都不知道这家西餐厅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只知道他们现在正坐在一个包厢里,这个包厢里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上还有一个漂亮的烛台。看起来其实十分简陋,甚至可能不如原作里木叶的一乐拉面店。
  哦,这个包厢里还有一个服务员。
  作者并没有描写这个她原创出来的服务员,所以佐助看到的只是一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人,脸上并没有五官,却简单粗暴地写着服务员三个字。
  这个服务员他点亮了桌上的蜡烛,没多久又端来了两碗拉面还有两盆洗干净的小番茄。
  佐助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作者大概是没有去过西餐厅吧,西餐厅里为什么吃的是拉面和番茄?
  不过这不重要,反正鸣人吃得很开心,他也吃得很开心,虽然一点都没感受到所谓烛光晚餐的浪漫。
  吃完晚餐以后,作者表示他们该去酒店的房间度过浪漫的一晚了,于是他们又出现在了酒店的房间里。
  此时佐助对于不可描述的戏份已经不恐慌了,因为他从没见过如此不会描写的作者,不管什么剧情全部都一笔带过,描写更是一句没有。这样懒的作者,肯定就如鸣人所言,写不可描述的时候也直接拉灯了。
  他们俩一进房间就按照作者所写,激烈地抱在了一起,然后就是狂风暴雨般的吻。由于谁都不肯示弱,两个人都把对方亲得很狼狈。
  也就在这个时候,佐助发现自己果然是跑错片场了,这个作者居然是个喜欢受宠攻的,要他追回鸣人不说,还要他主动骑乘!
  这怎么可能呢?佐助当时就不想演了。
  鸣人表示:“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想演,可是不想又有什么用呢?你难道真能跑得掉吗?”
  “你个吊车尾的给我闭嘴!就算跑不掉我也不可能便宜你!”
  鸣人连忙举起双手:“不是,你误会了,我没想趁人之危的。我是说,她既然写你骑乘,那你主动坐上来就是了。我们可以借位的啊,我不会真的进去的!”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佐助咬牙切齿。
  身为一个经常饰演霸总助的书灵,佐助对鸣人的话很熟悉。他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过这样一出戏码。他对着佐鸣文里单纯懵懂的鸣人说,我就蹭蹭,我不进去。
  然而他当然不可能真的不进去,事后那个鸣人还两眼泪汪汪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
  朋友?他心想,真是该死的朋友,于是他又按着那个鸣人再来了一发,让他再也说不出朋友两个字。
  想起从前的剧情佐助不禁有些怀念,他以后再也不要嫌弃自己的霸总剧情了。当个霸总其实挺好的,起码比被鸣人觊觎后面的好。
  “佐助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们不是朋友吗?”鸣人觉得自己很无辜。
  他当然知道他和佐助不是单纯的朋友,眼前这位要是鸣佐文里的佐助他肯定直接就将对方压倒办完了。
  可问题是对方不是啊,鸣人也不是个喜欢强人所难的人,所以他真的没打算进去。
  “滚!我才不要跟你做朋友。”佐助气得想要踹人,结果他不仅没踹成,还主动坐了上去。
  这该死的作者!
  佐助再一次感受到了身为书灵的无力,尽管他已经慢慢有了自己的意识,可他依旧无法摆脱作者的操控。
  怎么办?难道他真的要后门失守了吗?
  “佐助放心,我真的不会进……”
  鸣人话还没说完,就一个挺腰,长驱直入。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该死的吊车尾!”
  鸣人直呼冤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的身体忽然就自己动了,我控制不了啊!”
  佐助当然知道这是真的,因为他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自己配合了。
  佐助恨透了这个作者,为什么她在前面所有的地方都略写了,却在不可描述的地方详细描述了?害得他们连借位都不行!
  不过显然,那个作者似乎只想写肉爽一发就跑的,所以在他们俩身体自己动了一个晚上之后,这个世界就迎来了大结局。
  七年之痒已过,从此他们又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幸福快乐个鬼!
  佐助十分痛苦,他在这个世界待的时间虽然很短暂,可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憔悴得不行了。
  神啊,请保佑他再也不要跑错片场了吧,他再也不挑战任何难度了,他一定会演好自己应该演的每一个剧本。
  
  佐助很快就迎来了新的世界,在他决定重振霸总雄风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穿着白无垢!
  这是什么操作?难道他又跑错片场了吗?
  “鸣皇陛下,佐后已经在里面等很久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穿着黑色婚服的鸣人从外头走了进来,“小佐助——”
  鸣人进屋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个佐助似乎也很热情,居然已经把婚服给脱了?
  “我要回去!我不要演这出戏!”
  这暴躁的模样有点熟悉啊,鸣人忍不住道:“你不会是上次那个送我狗尾巴草的?”
  “你就是那个送我仙人掌的?”
  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鸣人佐助齐齐打开剧本一看,好家伙,又是上次那个作者,她居然还开始写系列文了。
  九生九世,万里南贺。
  鸣人干笑:“看来我们以后得经常见面了。”
  “……”佐助生无可恋。

遇到两个爱P图的基友😂

今天去上海玩,遇到一家店里面好多手半模型,就进去看看,没想到火影那块全是魔性的邪神,笑死我了
(*˘︶˘*)还撸到了超喜欢的猫,开心
幸福的代价是晚上在街边吹着冷风等了基友一个多小时_(:з」∠)_

白龙马,蹄朝西,驮着卡卡西后面跟对小情侣~
这套盒蛋的鸣人很心机,踩在云端上他就是最高的啦!
而佐助依然是个耿直boy,脚踏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