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那个吐槽君怎么老是拒绝我的投稿(4)

   鸣人拆开卡卡西的礼物时,发现是他带土叔叔最近写的新书,不由抽了抽嘴角,即便这是样刊,他也没有一点点惊喜,他带土叔叔喜欢写些什么他早摸得清楚,无非是个同一个故事,同样的筋骨换上不同的皮肉,写来写去都是他和卡卡西老师的故事。
  嗯?这次简介不太一样?
  鸣人正想随便翻翻,恰好外面传来母亲的叫声,鸣人便放下手机和小说出去了。拿着一盘洗干净的小番茄回来后,却见佐助正拿着他手机,鸣人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番茄给砸了。
  “佐助,你吃……吃番茄吗?”
  佐助抬头看了他一眼,晃了下手机道:“你都在搞些什么东西?”
  “什么也没搞!”鸣人连忙把番茄,去抢手机。
  哎呀糟糕,页面果然还停留在论坛上,佐助还发了省略号和问号!那他岂不是都看光了?
  “不是要再亲一次?”佐助挑眉。
  “诶?诶诶诶?那个……不是那个意思啦!”鸣人红着脸慌忙摆手,抬眼对上佐助怀疑的眼神,最后两手垂下泄气般地问,“好吧,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可以吗?”
  “你说呢?”佐助看着他。
  “你觉得呢?”鸣人想了想又问。
  “你觉得再亲一次真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佐助反问。
  鸣人苦恼:“我不知道的说,我总感觉那些人都在耍我。”
  “……”
  “我们先吃番茄吧?”鸣人的目光转向那些番茄。
  “等等再吃,你先过来。”
  鸣人茫然,他和佐助已经靠得很近了啊,还要怎么过去?
  “过去,站床边。”
  鸣人脑子懵懵的,难得什么都不问就听话地走到床边,转头对着佐助,正想问他干什么,佐助就两步了过来将他直接压倒在床上亲了一下。
  “上次你压着我,这次换我压你。”佐助舔了下嘴唇,“好像没什么感觉。”
  “太快了当然没感觉啊我说,要不慢一点?”鸣人也下意识地舔了下自己的嘴唇。
  佐助偏了下头,似乎不大明白:“要怎么慢一点?”
  “我也不是清楚,不如再试试?”
  “那就再试试?”佐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捂住了鸣人的眼睛,才低头又去亲了一下。
  这次他特意在鸣人唇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脏砰砰砰地跳得厉害,让他无所适从。他正要起身,鸣人忽然一手扣住他的脑袋,反亲了回去,佐助愣了片刻,很快就又被鸣人反压住了。
  鸣人缓缓地拿开佐助遮住他眼睛的手,眨了下那双蓝色的大眼睛说:“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什么?”
  “佐助的心跳得好快啊,”鸣人凑上去趴在佐助胸口上听了一会儿,又拉着佐助的手贴在自己胸口笑道,“就和我的一样,所以佐助想的和我一样吧?”
  “我怎么会知道吊车尾在想什么?”
  “如果佐助不知道的话,就没人知道了哦,佐助才是这个世上最了解我的人啊。”鸣人笑道。
  “哼。”佐助偏过头去,眼里透出一点笑意。
  “那个,可以再亲一下吧?”鸣人又小声地问?
  “换我压你。”佐助又扑腾起来反压鸣人。
  每次他刚压住鸣人,鸣人就要反抗,两人在床上翻了好几个滚,最后双双扑腾到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鸣人,你和佐助在里面干什么?都这么晚了别闹了。”
  外面传来了玖辛奈的声音,鸣人连忙道:“我知道了!我和佐助马上就睡了!”
  “那晚安,晚上不许抢佐助被子哦。”
  “嗯!”
  鸣人连忙拉着佐助从地上爬起来,他回头去看佐助,发现佐助脸也有些红,自己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连忙拿了换洗的衣服就冲进卫生间。
  等他出来的时候,桌子上的番茄已经被吃完了,地上乱七八糟的礼物也都被收拾好了,佐助也洗干净了换上鸣人的另一套睡衣趴床上玩手机。
  “舍得出来了?有没有被热水烫掉一层皮啊吊车尾?”佐助嘲讽道。
  “你胡说什么啊?我只是……”鸣人纠结了一会儿,最后给出了一句有力的反驳,“我明明洗的冷水澡,怎么会烫掉一层皮!”
  “……”佐助沉默片刻,“关灯吧,我要睡了。”
  鸣人连忙把灯关了,爬上床去。
  “吊车尾的。”
  “嗯?”
  “生日快乐。”
  “嗯。”
  “晚安。”
  “嗯。”鸣人应了一声,“以后都一起上学吧?”
  “好。”
  “都一起写作业,一起放学回家,一起做值日?”
  “……”
  “等以后毕业了,我们还要住同一套房子,睡同一张床,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
  “好。”
  “我就知道佐助最好啦!”鸣人又朝佐助扑上去。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把被子让给你的。”
  “嘿嘿嘿嘿嘿……”
                         (完)
  
  ︿( ̄︶ ̄)︿正好赶个末班车,鸣人生日快乐呀,早点搬出去和佐助自由地嘿嘿嘿啊(不 

评论(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