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来,变个女人看看(2)

  鸣人很懵,但是他知道靠在他边上的人并不是假佐助。而且佐助不是好色之人,让他这么做一定有什么深意。

  “是要变成别人,还是就我平时那样?”鸣人问他。

  “平时那样。”佐助觉得,还是鸣人自己的脸看起来比较顺眼。

  “那好吧。”

  鸣人觉得,佐助好像不喜欢太过暴露的女人,他以前对佐助用色诱术,还被佐助给打飞了。于是鸣人掐了个诀,很矜持地变出了一个穿着那身橘色运动服裹得严严实实的妹子。

  “……”佐助觉得鸣人一定是哪里坏掉了,什么时候他变出的女孩子居然穿这么多了,于是他提醒道,“性感点。”

  鸣人觉得佐助一定是哪里坏掉了,居然会提出这么可怕的要求。而且性感点,这个点要如何把握呢?应该一点点就够了吧?

  鸣人于是把长裤变成了短裤,露出一双又长又直的美腿,再把领口的拉链拉开,露出了一条深沟。

  “这样可以了吗?”

  “……”

  那一瞬间,佐助恨不得自己动手把他扒干净。

  看佐助的脸色似乎很不满意,鸣人更茫然了,佐助喜欢什么样的性感呢?他一直以为这个家伙是性冷淡来着。

  佐助不知道怎么形容,干脆撩起刘海用那只淡紫色的轮回眼看着鸣人,给鸣人播了场小电影,让他自己学学别人是怎么穿的。

  鸣人恍然大悟,他大概知道佐助要干什么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简单,佐助君早说嘛,带我出去一点不会让你丢脸的说。”

  鸣人朝佐助眨了眨眼睛,随后就变出了一个丰满妖娆的御姐出来。不过脸上猫一样的胡须和金色的双马尾为她增添了几分可爱。

  这是套紫色的恶魔情趣装,遮到胳膊的长手套、过膝的长筒靴,四肢包裹得很紧,身上却只有露出小半个胸的抹胸以及刚好遮住屁股的紧身皮裤,确实足够暴露。装饰倒是挺多,头箍上有恶魔一样的小角,背上还有两片蝙蝠一样的小翅膀,身后还有条又细又长的尾巴。

  佐助戳了戳鸣人背上的假翅膀问:“这个不会掉吗?”

  “哎呀佐助君真讨厌,就算不掉人家也不会飞走啦!”鸣人用女孩子的声音娇嗔道,还用兰花指在佐助胸口戳了一下。

  “……”

  佐助面无表情,身体不自觉往后挪了一点点,这家伙入戏的速度还真是可怕,这就演上了?

  “其实光我一个人变成这样没用啊,佐助也要有点变化,我记得他们还笑话你毛都没长齐对吧。”鸣人勾着佐助的肩膀嘿嘿笑道,“所以小佐助最好变成一个大叔的样子,让你色眯眯肯定是为难你了。那就禁欲点,衣冠禽兽点。”

  变成大叔佐助是会的,禁欲好像也能理解,可是他不知道怎么才算衣冠禽兽。

  “这个很简单,表情跟平时一样没有就行,不过手可以往不该放的地方放。”鸣人提议道。

  “这样吗?”佐助走到鸣人身边,一手托住了他的臀部。

  鸣人戏瘾又上来了,捂脸做娇羞状:“哎呀佐助君真讨厌,怎么能对鸣子动手动脚的呢?人家还没成年的说。”

  “……你正常点。”

  鸣人抱住了佐助的胳膊,整个人贴他身上笑道:“好啦好啦,我们先下楼吃个早饭,然后再去做你要做的事。”

评论(20)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