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来,变个女人看看(3)

    变成成年人后的佐助带着鸣子进入地下市场很顺利,不少男人都用贪婪淫邪的目光打量着鸣人。佐助有些不悦,鸣人倒是乐在其中,还时不时给别人抛个媚眼。

  佐助斜了鸣人一眼,示意他安分些。鸣人笑着凑了上去,嘴唇几乎贴在了佐助的耳廓上。

  “你看周围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啊,还有不少跟你抛媚眼的呢。我要是装成正经姑娘,那才会被人怀疑。”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佐助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其实那些女人跟佐助抛媚眼,是因为佐助长得好看,而鸣人则是谁看着他他就跟谁抛媚眼,看尽了各种脑满肠肥的金主。最后鸣人觉得眼睛被辣得发疼,加上媚眼抛得多了,感觉眼皮都要抽筋了,这才终于安分下来。

  不过鸣人的安分也安分不到哪里去,不想看别人了,那就专心骚扰佐助好了。

  “大人~~~”

  鸣人一手探进了佐助的衣领,流氓一样地摸着佐助的胸。旁人看着血脉偾张,佐助只想把他爪子给剁了。

  “鸣子走得脚都酸了,你到底要带鸣子去哪里啊?” 

  “……”佐助又瞥了他一眼,再发嗲信不信我打死你。

  不信,你弄不死我。

  鸣人完全不怕,该摸哪儿就摸哪儿。

  这里的女人个个都辣得很,他要是不放飞一点,又怎么勾搭其他男人?不勾搭别人怎么打听这里的消息?反正都是男人,佐助何必这么拘谨?而且他摸的只是里面那层衣服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好像一不小心真摸到皮肤了。好滑呀,触感真好。鸣人忍不住多摸了几下,抬头果然看见佐助脸黑了。

  “嘿嘿,我不是故意的。”鸣人干笑两声,把手缩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中年男人走到了佐助面前,对佐助道:“我们换一个玩玩如何?”

  佐助瞥了一眼他怀里的姑娘,冷漠道:“你那个没我这个好看。”

  鸣人在心里暗暗叫了声好,佐助果然还是很聪明的,要是直接答应那就显得太假了,还是稍微拒绝一下好。

  中年男人倒也不在意,依旧笑得很彬彬有礼:“这点我倒是承认,不过这样的尤物本来就少见。我给不了你更好的,但我可以给你更多的。”

  “什么意思?”佐助问道。

  “你答应了,我就告诉你。”

  佐助冷笑:“那算了,我没兴趣。”

  佐助拉着鸣人转身就走,那个中年男人连忙追了上来。

  “我是这儿的常客,大家都认识我,也知道我养的宠物是最多的。我这儿各国的美女都有,你真的不好奇?”

  “……”佐助还真不好奇。

  “内轮大人,您真的不要鸣子了吗?”鸣人抱着佐助的腰撒娇道,“我们不换好不好?鸣子会很听话的。”

  “……”你会听话九尾都能吃斋念佛了。

  “原来叫鸣子啊,真是可爱的名字。来我这儿,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那男人说完就朝鸣人屁股摸去,佐助一手揽住鸣人的腰,闪身避开了。

  “还挺护食?不过来这儿不就是为了玩个痛快吗?要是只为了玩这一个,又何必跑这儿来。”中年男人的目光忽然变得尖锐起来,“我看你全程都对鸣子小姐十分冷漠,一点点男人该有的动作都不会有,你们不会是来……”  

  佐助这才想起鸣人叫他当个衣冠禽兽来着,他低头看了鸣人一眼,鸣人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啊,这个吊车尾……

  佐助扣紧了鸣人的腰,闭上眼睛在鸣人嘴上亲了一口。鸣人彻底懵逼了,他没想到佐助居然能做到这一步,还记得他们以前每次嘴巴碰到都要吐一番的啊!

  这次佐助能憋住吗?

  鸣人很担心,但还敬业地做出娇羞的表情。

  “内轮大人真讨厌,边上还有这么多人呢。”

  好在佐助忍住了将鸣人丢出去的冲动,转头问那个中年男子:“满意了吗?”

  中年男子扯了扯嘴角,满意个鬼啊!一亲芳泽的人又不是他!


评论(13)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