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来,变个女人看看(4)

  虽然不满意,也不确定这两个人来这里到底是想干嘛的,不过对那个女人他志在必得。

  反正到了他手里后,他有的是办法让对方乖乖听话。

  鸣人和佐助是来打探消息的,就算再不喜欢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也不可能一直拒绝,没一会儿便随着这个男人走了。

  男人自称明野,在这块地上身份不低,他带着佐助鸣人上了二楼。二楼的大厅有不少人在赌博,赌注无非就是那些被称为宠物的女人。

  还真是大型淫乐场所啊,不知道好色仙人以前会不会来这种地方玩?应该不会吧?感觉这里有点没人性啊,把女人当玩具一样的,肆意亵玩,随时都能转送他人。 

  “鸣子小姐在想什么?” 明野问了一声,“看鸣子小姐对那边的赌桌很感兴趣,要去玩玩吗?”

  鸣人抱着佐助连连摇头,一脸委屈:“才不要去,内轮大人不会赌还运气差,肯定会把鸣子输掉的。”

  “……” 佐助沉默了一会儿,在明野戏谑的眼神之下,说了一句,“我会。”

  你真要赌?鸣人瞪他。

  赌桌上不是能知道很多事情吗?佐助瞥了他一眼。

  好像有道理?可是上了赌桌……

  鸣人看了眼那个被两三个男人夹在中间摸来摸去的女孩,不是很想过去。

  虽然都是男人被摸不会少块肉,但是感觉好恶心啊。  

  “没事。”

  佐助找了个位置坐下,示意鸣人坐在自己大腿上。鸣人觉得这个姿势略尴尬,扫了一眼周围,还是认命地坐上去了。

  佐助用披风盖在他身上,他想用手揽着鸣人,但这样又没法摸牌,便低声道:“自己抱着我。”

  鸣人好笑道:“你真会玩?”

  “我又不是吊车尾,学东西很快。”

  “那你学会之前,就把我输出去了怎么办?”鸣人又问。

   “抢回来啊。”佐助觉得这个根本不是问题,要抢回来轻而易举。就算不抢,鸣人自己也不会吃亏。

  “好啦,内轮大人抱着我就好。”鸣人抓着佐助的手环到自己腰上,伸长脖子在佐助脸上亲了一口,“牌桌上的事情就交给鸣子好了。”

    “……”

  怎么忽然亲了自己一下?佐助有点懵,不过还是下意识地揽紧了鸣人,顺便把鸣人整个人都包进他的披风里,不让那些色鬼在眼睛上占便宜。

  不过都包得这么紧了,怎么还有那么多男人看过来?难道要把他脸都包住?

  “内轮大人!大人您就别玩啦,鸣子都快看不见牌了。”

  鸣人蹭开佐助的脸,出手就赢了一局。

  这家伙师从自来也,又颇受纲手照顾,再加上运气一下不错,牌技应该还可以?

  鸣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牌桌上运气一向特别好。只要不跟自己的分身打,基本都不用动脑。

  他一连赢了三局,周围的人都有些不满。

  “鸣子小姐还真是赌技精湛,只不过这赌桌都是主人玩的,你……”

  “可是我们家主人喜欢看着我玩呀,我玩得开心他就高兴啊。”鸣人转头对佐助笑道,“内轮大人,鸣子说得对吗?”

  鸣人笑起来实在很灿烂,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像宝石一样忽闪忽闪的,佐助忽然就想到了漂亮两个字。原来鸣人真的是漂亮的?

  “内轮大人~~~”鸣人见他没反应,又喊了一声。

  “嗯,你开心就好。”

评论(1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