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来,变个女人看看(完)

  鸣人难得在佐助面前露出窘迫,佐助看着只觉得有趣。在鸣人派出分身后,他忍不住又去逗鸣人。

  本来在鸣人派出分身之后,佐助就想出去了,结果被鸣人拦住,说他现在就出去会被怀疑早泄的。

  佐助不是很懂早泄是什么意思,不过看鸣人的样子,似乎很严重?

  既然是他要自己留在这里的,那就……

  “你看起来好像很紧张?”

  “没……没有。”鸣人往后退了一步。

  佐助勾起嘴角:“你不是向来有话直说吗?怎么现在吞吞吐吐的?”

  “我本来就不紧张的说,只是你不觉得这里有点热吗?”鸣人用手在自己脸边扇了扇,他是真觉得有点热了。

  变成女孩的鸣人皮肤比平时白些,热气化成红晕从脸颊上透了出来,看上去竟有些娇艳。

  这家伙真那么热吗?怎么额头上都有汗水沁出来了?刘海都被弄乱了。

  “我没什么感觉,你热成这样,是不是心里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佐助凑过去,伸手拨顺他的刘海。

  这房间明明就有催情香啊!就算他刚刚给熄了,这边空气不流通,味道也散不出去,佐助怎么完全不受影响?

  这家伙真的是性冷淡啊,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完全撩不动的那种?

  “佐助,你仔细闻闻,这房间里有什么味道。”

  “嗯?”佐助嗅了嗅,皱起了眉,好奇怪的味道,不仔细闻没感觉,一仔细就觉得有点热了。

  催情的香料吗?他就该知道,这个地方没有正经东西。

  鸣人是中招了吗?

  “你没事吧?”佐助再看向鸣人,发现鸣人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怎么变回来了?”

  “热的。”鸣人扯开了衣领,一手搭在佐助肩膀上将人搂了过来,“小佐助你这样是不行的,太高了,变回来啊。”

  “不要。”佐助无情地拒绝了他。

  这个身高差挺好的,他很喜欢。

  “没事,你开心就好。”鸣人直接把人压倒在地上,手往佐助的腰缓缓往下摸,“刚刚摸得开心吗?现在该让我摸回来了吧?”

  “明明刚才是你先动的手。”

  “刚刚?是这里吗?”鸣人又往佐助胸口摸去,摸到凸起的一点时,还刻意用指甲刮了一下,“小佐助,你脸红啦。”

  “松开。”佐助板起了脸。

  “不要。”鸣人把人压得死死的,不仅不放,还特别流氓地在佐助脸上亲了一口。

  鸣人一直对自己的色诱术特别自信,除了佐助还没吃过瘪,连神一样的辉夜姬都因为他的色诱术恍过神,怎么在佐助面前就完全不灵了呢?

  是佐助这家伙完全冷感还是对女人不感兴趣?

  女体没用的话,那就用男体试试呗。

  鸣人对自己的脸还是有自信的,不是说多好看吧,但是他发誓,那绝对是这个世界上佐助最乐意看的脸了。

  佐助在他脸上停留的目光绝对比在别人脸上多啊!

  而且他很好奇,佐助身为一个男人,真的不会有那方面的冲动吗?

  于是鸣人又弄出一个分身压住佐助,自己则扒开佐助的衣服,往他下半身那个地方摸去,结果还真被他摸硬了,看来小佐助还是很正常的嘛。

  “混蛋!”

  佐助摸出鸣人身上的苦无,戳破了分身,一拳朝鸣人下巴砸去。

  鸣人连忙抓住了他的拳头,顺势将他两只手腕扣在一起。

  “反正你也硬了,一起发泄一下嘛,我还没跟别人撸过的说。”

  “放开,我才不需要做这种事!”

  “都硬了怎么会不需要呢?来我帮你,会很舒服的。”

  鸣人干脆把那东西含到了嘴里,有牙齿威胁着,看佐助还敢不敢乱动。

  “喂吊车尾的,你……”

  等佐助发泄过之后,外面已经闹翻了天。佐助还没缓过神来,靠在鸣人怀里,目无焦距。

  鸣人总算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不过做都做了,那就……

  “水之国的人来了,我们换个地方继续。”

  鸣人在佐助额头上亲了一下,把衣服捡起来裹住佐助,抱着他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了。

  

  半个月后,再一次被鸣人推倒的佐助不耐烦地把人推开。

  “你个吊车尾的怎么还不回木叶?木叶那儿不是需要你吗?”

  鸣人厚着脸皮又缠了上去,蹭着佐助的脸笑道:“可是我也需要你啊!木叶那边,等卡卡西老师催了再说吧!”

  

_(:зゝ∠)_完结啦,又写崩啦

其实一直以来我也知道自己的毛病,文笔渣就不说,还总是把握不到节奏这种东西,自己写的从来没有勇气回头看,想改又一直改不掉,但就是喜欢写啊。如果能供一些不挑剔的姑娘无聊时消遣用,那也很开心了。

之前也说要退圈了,只是有时候脑洞出来了,就忍不住冒泡了-。以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有空有脑洞的时候上来冒个泡,平时就沉着_(:зゝ∠)_

毕竟我觉得鸣佐这个CP我能磕一辈子,带卡也差不多

评论(16)

热度(220)

  1. Yvonne.T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