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支配者(6)

_(:зゝ∠)_今天还是决定做个短小君

鸣人记得他失控了,失控的时候只想把佐助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而佐助也只能对着他一个人,眼里看到的,耳边听到的,身体接触的,都只能是他。

他想,佐助就该只属于他一个人。

如果有一个地方能将佐助彻底藏起来就好,谁都不能找到他们,谁都不能拆开他们。

他就这样想着,然后被黑暗吞噬,抱着佐助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里头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刚刚不是在木叶的树林里吗?

鸣人猛地清醒过来,抱着佐助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哪儿?”

佐助恨不得一个雷切劈死他:“这不是应该问你吗?”

“不知道啊我说!”

这地方隐藏其他人的查克拉,明显就不是他们两个搞出来的。而卡卡西老师和鼬哥到现在也没追过来,大概是发现不了这个地方。什么人那么厉害,能把他们两个也瞒过去?

“……”佐助更想打人了,于是手指一屈狠狠往鸣人脑门上敲去。自己居然不痛?

“哎呦!”鸣人吃痛地叫了一声,“你干嘛打我?”

佐助冷冷地问:“你刚刚忽然发什么疯?”

鸣人委屈:“每次你哥一来,你就不搭理我了,可你明明是……”

鸣人想说佐助明明是他的,可佐助肯定不会承认这个,说不定还会和他发脾气。可现在哪里是发脾气的时候,他们应该想着怎么出去才对,不然卡卡西老师会担心的。

佐助也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这家伙不说出来他就不好反驳,不禁有点郁闷,最后只能低声地骂了句白痴。不过他刚刚打鸣人居然不疼,难道这个地方有弱化血契的效果?

佐助这样想着,又朝鸣人肚子狠狠打了一拳。这回倒是有点疼了,不过只是麻麻的,在可以承受的范围里。

“干嘛又打我啊我说?”鸣人疼得捂着肚子,不过佐助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以前他不是想打自己的时候都会头疼吗?

“发现了吧?这个地方很奇怪,好像可以弱化血契的力量。”

鸣人试着去感应佐助的身体反应,果然感应不出什么。

“所以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我说?”

鸣人想离开这个地方的欲望更强烈了,支配者的力量就如罂粟般让人上瘾,忽然没了可以掌控佐助的力量,鸣人感到很失落。佐助被他压制了那么久,一旦没了血契的作用,一定会把他狠狠地揍一顿,然后再也不理他了吧?

“不知道,不过那个人既然会把我们扔进来,总不会是想让我们死在这儿的,等他自己来找我们吧。”

佐助倒是不急着离开,他很久没这样自由过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再被鸣人限制着。只可惜又不那么自由,毕竟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给关起来了。不管是被鸣人限制还是被陌生人限制他都不太喜欢,可现在落到必须选一个的地步了吗?

不过至少现在可以和鸣人打一架了,他们俩已经很久没动过手了,佐助觉得自己手痒得很。

“吊车尾,来,打一架。”

鸣人看了眼佐助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干等是个难捱的过程,还不如打一架打发打发时间。

鸣人将外套甩到一边,摆起架势笑道:“那就来吧,小佐助。”

“哼,少自大了,吊车尾的。”佐助也勾起了嘴角。

评论(1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