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支配者(11)

  鸣人大概是想发挥一下自己的厨艺?卡卡西看着桌上的一堆菜,觉得大早上就吃这么多不好。不过他这两个学生除了忍不住要秀恩爱以外,今天实在乖巧得不正常,总觉得他们随时都会扑上来扯开自己的面罩啊。

  嘛,果然在家里也不能放松警惕。有两个调皮的学生可真让人头疼啊,要是太早让他们看见自己的真面目,以后还怎么逗他们?

  吃完饭后,卡卡西道:“你们两个既然回来了,应该也想通了,该回宇智波家一趟了。”

  鸣人点头:“佐助确实好久没回去了,叔叔阿姨一定很着急。”

  卡卡西看着他:“你也去。”

  “为什么啊?”鸣人心虚。

  虽然宇智波家他平时没少去,不过自从和佐助结契以后他就不敢去了。鼬哥那个态度已经很可怕了,换以前鼬对他可温柔了。

  富岳爸爸本来就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这回只怕……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这事你肯定要亲自上门和他们解释清楚的。”卡卡西笑道,“而且你现在不是开发出了空间的能力嘛,要是富岳大人下手太重,你直接躲进空间就行。”

  鸣人一脸茫然:“啊?什么空间?我没有的说?”

  “没有?那你们怎么会忽然消失?”

  鸣人下意识地看了佐助一眼,卡卡西微微侧身,挡住了鸣人的视线,当他不知道他们俩能用眼神交流吗?

  然而结契的两个人不靠眼神也能直接用意识交流,鸣人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佐助觉得不要比较好,毕竟还不能确认那个男人的身份。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宇智波带土,他独自离开卡卡西那么多年,还不如直接不存在。

  “就是上次那群使用违规药物的人啊,他们中间有一个会用空间忍术的,当时直接把我们抓住了。”鸣人笑道,“还好我和佐助聪明,自己逃出来了。”

  “怎么掏出来的?”卡卡西又问。

  “不知道啊,打着打着稀里糊涂地就出来了呗。卡卡西老师也知道啊,我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嘛!”鸣人干笑道。

  “那你到底是聪明呢还是稀里糊涂?”

  这回鸣人反应倒快:“佐助聪明我糊涂。”

  卡卡西一脸痛心疾首:“鸣人,老师记得你不是这样虚伪的孩子。”

  “再聪明的人也会犯一两次糊涂嘛我说,我和佐助先回宇智波家了啊,老师你好好休息!”

  鸣人拉着佐助赶紧跑了,卡卡西老师那么聪明,再待下去肯定会被套出来的。

  鸣人说是要回宇智波家,结果却朝自己家的方向走,佐助冷冷一笑,拖着鸣人往宇智波家的方向走。

  “佐助……”

  “你真要一辈子偷偷摸摸的?”

  “不要!”鸣人抱着佐助闷闷道,“可是叔叔真的不会打死我吗?”

  “你怕?”

  “也不是怕……”

  被揍一顿倒是没什么,反正他皮实得很。鸣人就是心虚,有一种抢了别人家儿子的罪恶感。

  诶,不过佐助不能不要啊……

  鸣人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跟佐助走了。佐助见他垂头丧气的,忍不住道:“我会拦着点的。”

  他倒不觉得他哥他爸会动手打人,不过刁难应该少不了,他尽量拦着吧,本来这事也就不是鸣人的错。

  鸣人干脆整个人挂在佐助身上,这个世上果然还是佐助对他最好了。

  真重,佐助嫌弃道:“你给我下去。”

  “不要嘛,书上说我们俩这种情况就应该多亲近,贴得越紧越好。”

  “后面那句是你自己加的吧?”佐助斜了他一眼,“而且我们两个并不在危险期,我的精神也没有任何问题,不需要这种安抚。”

  “哎呦呦还在建立主权期的服从者居然没有任何不适,小佐助是太喜欢我了还是我安抚得太好了?”

  佐助没说话,用行动告诉鸣人,他的这份喜欢是多么的沉重。

  他发现当鸣人心虚没想着克制他行动的时候,他还是可以随便揍鸣人的,真痛快!


评论(5)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