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支配者(12)

    鸣人胆战心惊地进了宇智波的大宅,预料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美琴阿姨还是笑得很温柔,替他准备了他最喜欢的味增汤。富岳叔叔还是一脸严肃,虽然看上去不太高兴,但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而鼬坐在笑得如春风般温暖的止水旁,也很冷静。
    很好,这顿饭吃得很平静。
    吃过饭后,鼬和富岳决定发问了,在他们开口之前,佐助先来了一句:“父亲,您还记得宇智波带土吗?”
    “嗯?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佐助道:“我和鸣人好像遇到他了,但是不太确定。”
    “带土啊,是一个很开朗的后辈,天真善良,乐于助人,第一次开眼就是三勾玉,可惜了。”
    开朗?天真善良?乐于助人?
    佐助看了一眼鸣人,他爸是不是形容错人了?那个男人哪里像这种人了?还是他和鸣人想错了?
    “那个男人确实说自己助人为乐来着。”鸣人回忆道,“我失控的时候抱着佐助跑掉了,然后被他关进了一个空间,那个空间会弱化血契的作用。他好像不希望我强迫佐助吧,后来我和佐助说通了,他就放我们回来了。”
    哪里是放,根本是扔。佐助冷笑,那人的做法根本就是自以为是,算什么乐于助人?他和鸣人怎么样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轮不到他一个陌生人来指手画脚。
    鼬和止水对视一眼,若有所思道:“带土的万花筒确实带有空间,他失踪前那场战役还用那个空间救过卡卡西前辈。”
    鸣人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会失踪啊我说?”

    并没有人知道带土是怎么想的,在鸣人和佐助走后,卡卡西忍不住又翻出了那张照片,他们班的合照。照片上有一个老师三个学生,如今只剩他一个了。
    琳和老师牺牲了,带土也离开了他。他在他成为上忍的那天,失去了所有。
    如果他当时……
    “谁?!”
    私人领域忽然被人闯入,卡卡西当即就飞了三枚手里剑出去。忽然出现在他眼前的男人没动,那三枚手里剑却消失在了忽然扭曲成漩涡状的空气中。
    男人冷淡道:“我谁也不是。”
    卡卡西看着他,手不住颤抖,那是一种久旱之后忽然看见阴云的感觉,他全身上下都颤栗里,从骨血里开始渴求这片久别的阴云化作甘霖雨露滋润他身体的每一寸。
    这是一个服从者对于支配者的渴求。
    卡卡西一手撑着墙,站直了身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他对那个男人招了招手,弯了弯无神已久的眉眼,笑着与对方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啊,带土。”
    “呵,不愧是被称为天才的旗木卡卡西啊。”男人摘下面具,笑得有些讽刺。
    卡卡西依旧笑得温和:“嘛,就算是个傻子,也认得出自己的支配者。”
    支配者这三个字让带土听着难受,没有谁有资格支配卡卡西,卡卡西也不该是谁的服从者,这一切都是不应该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卡卡西不应该为他年少幼稚时犯下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现在,他该亲自解决自己错误了。

 

评论(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