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支配者(13)

    带土带走了卡卡西,将他收进了那个空间里。
    他讨厌卡卡西明明难受得要死还要在他面前站直微笑,他也讨厌卡卡西在夜深人静吃那些对身体有害的药物强制睡眠,卡卡西软弱的一面、无助的一面、不能自控的一面还有故作坚强的一面,他都讨厌。
    他更讨厌把卡卡西变成这样的自己。
    可这一切,他以前是喜欢的。
    他以前总觉得卡卡西太讨厌了,面对他的时候表情总是嘲讽的不屑的骄傲的,他想看看卡卡西更多的表情,他希望卡卡西能在他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那样他就可以挺身而出去保护卡卡西。他还希望卡卡西能依赖他一点,对他坦诚一点,最好永远离不开他。
    他希望他是卡卡西的英雄。
    谁都以为那是个意外,只有带土自己知道,他是故意的。
    在他从书上看到血契的传说以后,他就忍不住想,如果他能成为卡卡西的支配者就好了。那样卑鄙的念头当然只是一闪而过,他不是那种心理阴暗自私自利的人,至少曾经不是。只是在青春年少的梦里,他会将那个从头到脚都白得仿佛在发光的少年压在身下。
    梦里那个少年不能反抗自己,只能任他索取。
    醒来后会懊恼,会唾弃自己,却又忍不住回忆梦里的那种感觉。
    所以在卡卡西说他准备进入暗部的时候,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将卡卡西压在了身下,强行夺取了他心间上的那滴血。
    他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忽然想离开他了,他绝不允许。
    那时候的他想象不到,会有一天他主动离开了卡卡西。
    他想放卡卡西自由,他不希望卡卡西再因为他而痛苦。可卡卡西为什么还是这么痛苦?带土看着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卡卡西,想不明白。
    明明鸣人和佐助在这个地方是相安无事的啊,这个空间是可以弱化血契的作用的,可卡卡西为什么还是这么痛苦。
    他想将卡卡西揉入自己怀里,可他不敢。他知道那是一种瘾,服从者离开支配者太久了,会痛苦,一旦沾上再次失去的话,那就彻底活不下去了。他不能让卡卡西走到那个地步,卡卡西应该是独立的,不该是依附着他艰难存活的。
    他不能去触碰卡卡西,绝不能在卡卡西清醒的时候拥抱他。
    “带土,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带土揭下卡卡西脸上的面罩,他会发现卡卡西连嘴唇都惨白得没有血色。
    卡卡西很难受,这次发作得比任何一次都厉害。可他已经习惯了以前的痛苦,身体再难受心里也是麻木的,所以他还能够思考。
    尽管身体想要贴上去,想要亲近带土,想要将那个人牢牢绑在自己身边,让他再也没法离开。可他脑子还算清醒,他更想知道带土这些年都去了哪里,更想知道带土这次回来又是为了什么。
    之前带走鸣人和佐助的人是不是带土?
    带土说不出话,这算个什么地方呢?他本来以为这是个让卡卡西不会痛苦的地方,可他看得出来,卡卡西发作得比任何一次都厉害。
    这个地方对于卡卡西来说根本没有作用。
    所以这是个什么地方呢?什么也不是,他忽然觉得自己这十几年来所谓的苦心研究的成果,都是一个笑话。
   “带土?”
    卡卡西该怎么办呢?带土脑子乱哄哄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没办法回应卡卡西。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俯身将卡卡西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这将近二十年的折腾,就此功亏一篑。他知道,他再也没有勇气离开卡卡西了。

评论(1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