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鸣佐】盗亦有道

_(:зゝ∠)_最近有点忙,支配者月底再更,今天忍不住先奶自己一口

想写古风的背景,但是感觉很奇怪,所以这个应该是坑

  大雪下了好几日才停,这日天才刚亮,鸣人就披上斗篷踩着没到脚踝以上的积雪艰难地往山上走去。

  与他同行的中年男人见了微微一笑:“看你的样子,轻功底子应该很差。”

  鸣人笑道:“其实我什么底子都差的说,所以才要上木叶进修嘛。”

  男人拍了拍鸣人的肩膀笑道:“其实你根骨不错,只是之前一直无人引导。等进了木叶以后,会有人好好教你的。”

  “伊鲁卡老师不教我吗?”鸣人问道。

  “木叶有很多比我更优秀的老师,到时候院长会给你安排专门的老师来带你。”

  “那也多谢伊鲁卡老师了,若不是帮忙,我根本进不来。”

  伊鲁卡笑道:“这都是鸣人自己的努力啊,要不是你急中生智救了我一命,我现在哪里还能活着给你领路?”

  当今天下,各国之中都有这样的书院,教书习武,同时培养文才武将。不过这些书院选人都严苛,鸣人考了几次都不能考上,今年勉强考上,多半靠的还是运气。

  不过鸣人也无所谓,对他而言如何考上的并不重要,只要能进木叶就行。

  二人一路闲聊上了山顶,进了木叶书院。书院很大,毕竟里头还供学生和老师吃住。书院里也很漂亮,凉亭假山、曲水石桥,松竹青碧,落雪素白,一走进去,鸣人声音都忍不住放轻了。

  两人走上一个矮坡,矮坡上有个亭子,亭子里坐着两个少年在下棋,一个穿着白色的长袍散着乌黑的长发,举止优雅,一看就是世家子弟。另一个穿着绿色棉衣,后脑勺梳着一个冲天辫,鸣人一看他的头发就觉得扎人。

  他们两人边上,还站了个披着黑色大氅的少年,那少年端着杯茶背对着鸣人,好像正在看坐着的那两人下棋。

  伊鲁卡见了,忍不住出声道:“今天鹿丸都起得这么早?”

  那绿衣少年道:“难得天气好,就想出来坐坐。不过最近的天气真是麻烦啊,连云都没得看了,好无聊。”

  鸣人抬头看了眼白花花的一片天,心想这不是满天都是云吗?都把太阳藏了好几天了。

  那黑衣少年听见声音转过身来,恰好与鸣人对上目光,鸣人不由一怔,他倒是很少见到这样好看的男人。不过这家伙意味深长的目光是怎么回事?明明停好看一个人,他为什么越看越不爽呢?

  哦,这种带着几分轻蔑和探究的目光……

  鸣人正怒上心头,忽然有一团巨大的白色的东西朝他撞了过来,害他倒在雪地里连连滚了好几圈,等他再爬起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了一个雪人。他这才看清把他撞倒的是一条白色的大狗。

  一个把自己裹得毛茸茸的少年连忙跑了过来抱住了那条大狗,看见鸣人的狼狈模样不但不觉得不好意思,还乐呵呵地摸着大狗的闹到表示赞赏。

  “赤丸,还没吃早饭就这么精神,待会儿给你加个鸡腿。”

  鸣人想起他早上吃的那碗青菜面,忽然很不是滋味。这年头,狗都吃得比他好。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