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支配者(14)


  那是一段太过惨痛的故事,鸣人和佐助听完之后不放心卡卡西,便决定回去看看。

  鼬把他们拦了下来,笑道:“不用那么着急,前辈一个人都过那么久了,你们这么急忙忙地赶过去不是要让他生疑吗?你们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去找他吧。”

  鸣人还是不太放心,但佐助觉得鼬说得很有道理,而且他们最近确实没有休息好。

  于是两人在宇智波家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就去卡卡西家里,结果扑了个空。

  他们在外面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开,只好爬窗户进去了。

  “卡卡西老师最近没有任务吧?这一大早的上哪儿去了?”

  鸣人在屋子里跑了好几圈都没见着卡卡西的身影,真想把帕克它们召唤出来问问。可惜他的通灵师只能召唤出蛤蟆。

  佐助皱眉:“这门是从内反锁的。”

  “那有什么,卡卡西老师又不是没走过窗户。”鸣人不觉得这个算什么线索。

  佐助斜了他一眼:“你走窗户的时候会回头把窗关上?”

  “我不会不代表卡卡西老师也不会啊。”鸣人跳到窗户上看了又看,然后又跳了回去笑道,“算了,我们出去看看,说不定卡卡西老师在外面散步呢。而且他和阿凯老师比试的时间又快到了吧?”

  “所以呢?”

  “所以先去外面看看呗。”

  两人又在木叶村里逛了个遍,也没找到卡卡西。鸣人于是弄了一堆影分身出来,跑到了木叶的各个角落等着。那一天,木叶的村民们都活在了 被漩涡鸣人包围的恐惧之中。

  他们想来想去,想了半天还是想回了带土身上,又跑回树林想碰碰运气,结果带土也看到,只看到了一群奇怪的人,穿着和带土一样的袍子。

  “这应该是同伙吧?”鸣人小声道,“不过这些人怎么都奇形怪状的?”

  佐助出声冷冷问道:“喂,你们这群人,为什么忽然出现在木叶?”

  有一个金发单马尾的少年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反问了一句:“嘿!那边两个小子,你们有见过我们老大吗?”

  “老大?”鸣人奇怪,“老大是谁?”

  “老大就是老大,嗯!”金发少年说完还点了下头,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

  “迪达拉,这边没有阿飞的痕迹,我们先回去吧。”一个红发的少年缓缓走了出来。

  被叫做迪达拉的少年不太乐意:“可是除了木叶他还会去哪?”

  “算了,走了,他要回去的时候自己会回去。不肯回去的话,对我们也没有影响。”红发少年一脸冷漠。

  “也是,那我们走吧。找一块空旷的地方玩艺术去。嗯!”迪达拉又点了下头。

  “呵呵。”红发少年冷笑一声。

  迪达拉一下子就炸了:“旦那笑什么?我告诉你,艺术就是爆炸!嗯!”

  “艺术在于永恒。”

  “爆炸!”

  “永恒。”

  鸣人愣愣地看着他们,后知后觉地反应过:“佐助,我们完全被他们无视了。”

  “嗯,看样子他们也不知道,我们走吧。”佐助拉着鸣人就出了林子。

  他这还是头一回遇到吵架时比他跟鸣人还要幼稚的家伙。

  再次经过卡卡西楼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鸣人发现上头的灯还亮着。

  “卡卡西老师回来了!我们上去看看。”

  鸣人有卡卡西家的钥匙,直接就把钥匙插进了锁眼,结果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好像早上来就是这样的,鸣人和佐助对视一眼,然后顺着房子边的树跳了上去,准备走窗户。结果两人上了窗户以后,发现窗户也锁上了。

  这不对劲啊,卡卡西老师一般不锁窗户啊……

  这要怎么办?砸窗户吗?

  


评论(6)

热度(57)

  1. 云雾缭绕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