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鸣佐】这个蛋糕不好吃

佐助生日快乐!\(^o^)/~

一个过生日的小日常,时间大约在战后十八九岁的青年时期

  佐助生日那天,鸣人送上一个蛋糕,据说是鸣人亲手做的。拆盒子的时候佐助有些忐忑,他见过鸣人亲手做的很多东西,比如放在田里绝对能吓死鸟的卡卡西娃娃,还有身体比他胖十圈的等高娃娃,个个都粗制滥造一堆线头,不忍直视。

  然而鸣人并没有这样的自觉,他对自己的手工一向十分自信。佐助看着鸣人自信的笑容,那种不妙的预感愈发强烈,而且依照鸣人的爱好,蛋糕上面一定有丑丑的小人。

  “佐助,开打开来看看啊!我做了好久的说。”鸣人眨巴着他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佐助。

  “烦死了,我又不爱吃甜食。”

  佐助满脸嫌弃地打开一看,松了口气。蛋糕上面确实有丑丑的小人,还是四个,不过没一个是他。既然丑的不是他,那他就放心了。

  他按着小人的颜色分人,那个白头发的肯定是卡卡西,挺好,粉红的是小樱,认识,最右边的应该是佐井,不熟,还怪讨厌的。最左边那个……

  佐助觉得有点脸熟,但是完全想不起来是谁,只记得他每次去找大蛇丸的时候,这张脸都会从各种奇怪的角落冒出来。叫什么名字来着?

  鸣人乐呵呵道:“你看,这是卡卡西老师,大和老师,还有小樱和佐井,这样我们七班就齐啦!现在大家生日都会吃蛋糕,佐助也来试试看吧。”

  七班齐了有什么用?这个七班又不是他熟悉的七班,佐助看着那个蛋糕,一想到奶油蛋糕的甜度和口干,他就忍不住要皱眉,根本毫无食欲。

  鸣人看着那个蛋糕,忽然有点尴尬:“这四个人好像太大了,不知道怎么下口。佐助想吃哪个?”

  佐助再次表示:“我不喜欢甜食。”

  “我知道啊,所以特意做的咸奶油蛋糕!佐助快尝尝吧我说!”鸣人十分得意,“我还在蛋糕里放了木鱼干!别看蛋糕上嵌着的是草莓,里面还有小番茄哦!”

  咸奶油……

  还有木鱼干和小番茄……

  佐助听完更没胃口了。

  明明是他熟悉的咸味,明明是他喜欢的番茄,怎么放蛋糕上他就不想吃了呢?

  鸣人取出了切蛋糕的刀,问道:“来吧?你想先吃哪个?卡卡西老师怎么样?他最近给你布置的任务好多。”

  佐助问道:“你呢?”

  鸣人想了想说:“今天是佐助生日啊,当然要佐助先挑。”

  他其实也没有想吃的,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佐助又说:“我是问,你为什么不在蛋糕上。”

  鸣人笑道:“因为我在佐助身边啊!他们今天都有事,所以就插蛋糕上了。”

  佐助本来也没打算跟他们过,其实他就没想起来要过生日,一个人好好在外面飘着,鸣人忽然就提着这奇奇怪怪的蛋糕蹦到他面前。

  偏偏他这蛋糕还做的,让人想给他面子吃上几口都困难。

  佐助想,如果蛋糕上有个鸣人的话,他大概是会吃下去的。那种感觉大概和在鸣人身上咬下一口是类似的,有利于泄愤。

  鸣人见他半天不说话,奇怪道:“难道佐助想吃我吗?”

  佐助点了点头。

  鸣人一下子犯了难,想了一会儿撩起袖子把手臂伸到佐助面前道:“要不你咬我一口?”

  佐助看了眼他的手臂,嫌弃道:“没洗吧?”

  鸣人笑呵呵道:“昨天刚洗过。”

  佐助嫌弃地别过了眼。

  鸣人不禁挠了挠头:“非得吃我吗我说?”

  佐助又点了点头。

  “那我再做一个,佐助陪我一起去吧!”鸣人笑着蹦了起来。

  “那你去吧,我在这等着。”佐助说完就躺下了。

  “两个人比较快啊,也比较有趣的说。”

  “做蛋糕要什么有趣。”佐助翻了个身,“要不你别去了,反正我也不想吃。”

  鸣人见佐助真的没有动身的意思,不满意地皱了皱眉,然后双手一捞,扛起佐助就跑。

  “……你个吊车尾的,放我下来!”

  鸣人只当没听到,扛着佐助一路跑得飞快。最后佐助从鸣人的肩上跳了下来,差点和他打一架。

  鸣人带着佐助到了街上一家可以diy的蛋糕店,跟店主买了材料借了地方,就拉着佐助过去了。掏钱的时候鸣人还有点肉疼,毕竟白费了一个蛋糕的钱。两个蛋糕下来,他的蛤蟆钱包肚子都瘪了。

  最近一直在木叶学习处理文书工作,任务做的少了,都没什么收入。不过佐助难得过次生日,多花点也无所谓,他可以回去骗伊鲁卡老师请客呀!

  或者带上卡卡西老师去一乐,对方肯定会忽悠大和老师付钱的。啊,不过大和老师最近去监视大蛇丸了……

  鸣人开始熟练地打起了鸡蛋,一个蛋糕的成功是无数个影分身的努力换来的,他早已吸收了那些影分身的经验。不过要捏自己的话……

  鸣人想了想问:“佐助是喜欢大一点的鸣人还是小一点的鸣人?太久没照镜子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长什么样了。”

  “反正不管什么时期的你都一样傻,随便吧。”佐助无所谓道。

  好吧,鸣人决定看在佐助生日的份上不反驳他。反正他之前也说过,宁愿当一辈子的傻瓜,再加上他在佐助面前出过那么多次丑……

  咳咳,什么时候他才能帅上一把?

  佐助看着鸣人做蛋糕,觉得有点无聊,于是也拿了点奶油过来打算弄个小鸣人出来。然而佐助的手工似乎与他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总是嘲笑鸣人的手工,真动起手来才发现自己还不如鸣人。这怎么可以?身为一个宇智波,他怎么能比那个吊车尾还差劲?

  佐助开出了三勾玉,正打算销毁手里的那团黄奶油然后学着鸣人做个心的出来,结果慢了一步。

  鸣人回头拿材料的时候恰好看到了佐助手里的东西,哈哈直笑:“这团黄溜溜的东西不会就是我吧?我在佐助心里是这么丑的吗我说?哈哈哈,果然佐助也有不擅长的事啊!”

  “闭嘴,吊车尾,你捏的也不怎么样嘛。”

  “至少我这个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还有手有脚有脖子啊。佐助那个只有一团黄的啊哈哈哈哈哈……”

  佐助一气,直接把手里的奶油砸鸣人脸上。

  鸣人也反手一砸,甩了佐助一脸奶油,于是桌上的材料都被他们砸在对方身上了,最后鸣人一个手滑还砸到了其他客人,两个人一起被店长给赶了出去。

  鸣人很尴尬,佐助也很尴尬,两人尴尬地推卸了一番责任以后,看着彼此的狼狈模样都忍不住笑了。

  “唉,算了,不做蛋糕了,反正佐助也不想吃。”鸣人叹了口气,“其实砸着玩还挺好玩的说。”

  “还是去吃拉面吧。”佐助忽然道。

  鸣人不由乐了:“果然还是佐助最好了!不过我们先去洗个澡吧,正好前面有温泉馆。”

  佐助看着鸣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道:“一身黏糊糊的奶油,别挂我身上。”

  “不嘛不嘛,很不容易才请假出来,我今天一定要挂在佐助身上。”鸣人干脆两只手都搭了上去,“哇,那边有拍照的地方,待会儿我们一起去拍个照吧?”

  “不去。”佐助冷漠。

  “那去前面吃糖人吗?”

  “不去。”

  “吃完拉面一起去游乐场啊!”

  “不去。”对于忍者来说,游乐场太幼稚了。

  “那明天继续去游历啊。”

  “不去。”佐助习惯性地说完不去以后,发现哪里不对,“我……”

  “太好咯,那佐助明天陪我回木叶吧!”鸣人抱住佐助开始欢呼。

  “不……”

  “不去白不去对吧,走走走!”鸣人愉快地拉着佐助进了温泉馆。

  佐助忽然就笑了:“那就去吧,待会儿顺便去逛逛游乐场。”

  “真的吗?”鸣人只觉得自己头顶炸开了无数烟花。

  “真的。”佐助微笑以待。

  于是泡完澡并吃了拉面以后,佐助拖着紧紧搂住他腰不放还瑟瑟发抖面如菜色的鸣人进了鬼屋,在鸣人的尖叫声中过了一个愉快的生日。

  


评论(4)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