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带卡】挑食是个好习惯(1)

大家新年快乐\(^o^)/~

_(:з」∠)_最近看了一个网剧,里面的吸血鬼进化了,可以不用吸血,只靠触摸人类吸收人类的能量就可以存活,然后人类被吸多了就晕了……

看到这个设定的时候就想到了容易被吸晕的卡卡西和每天吃撑了的佐助,咳咳,就拿来用用。日常OOC,轻拍

带土饿了,很饿,他看着正坐在镜子前戴美瞳的卡卡西,十分苦恼。

为什么卡卡西是棉花糖味的呢?如果卡卡西不是棉花糖味的,如果不是最初握手时尝过卡卡西的味道,那他现在可能不会饿得这么厉害。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卡卡西的身后,盯着他露在外面那截雪白的颈子,很想咬上一口。他想知道,卡卡西的口感是不是和棉花糖一样软软的。

很快带土便将这个想法甩了出去,他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卡卡西哪里软了?虽然看上去白白的小小的,可是带土知道他的拳头有多硬,完全可以把自己按在地上打。

因为这件事他还被家里的长辈笑过,他当时说,等他长大了就能打过卡卡西了。家里的长辈依然很嫌弃,说他现在就比卡卡西大来着,结果还是输了,太丢人了,不配姓宇智波。带土于是当着家里所有长辈的面发誓,他很快就会比卡卡西强了。

其实他当然可以赢,身为一个进化后的吸血鬼,他可以仅靠触摸就吸取人类身上的能量。他其实可以卑鄙一点,把卡卡西吸晕,然后按着他打……

咳咳,这样好像不太好,长辈会更嫌弃他的,还是凭真本事吧。

“带土,你一直站在我身后做什么?”卡卡西奇怪道。

他看见带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本来不想问的,可带土一直盯着自己的脖子,害他脖子上一直凉飕飕的,那感觉十分糟糕。

不过带土一直很奇怪,他总会忽然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一开始卡卡西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后来发现并不是,吓得他戴上了黑色的手套。他实在不知道手有什么好看的,难道对方是手控吗?戴了手套以后带土就显得正常多了,不过今天居然盯着自己脖子看了,他明天要不要戴个围巾过来?

算了,反正他们俩的戏份已经快杀青了,之后应该也不怎么碰得到了吧?

卡卡西还记得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他老师家里。一开始还好,他觉得对方看上去虽然傻了点,但应该挺好相处的。他当时不过是与带土握了个手,结果带土就一直红着脸,让他莫名其妙。

他们俩是剧组找来的小演员,演主角小时候的,为了让他们俩熟悉彼此,在电影开拍前老师特意将带土接来,安排他们俩睡在一块儿。这也没什么,反正是两张床,卡卡西觉得对方虽然傻了点,但是不睡在一起也无所谓。结果!

结果半夜!他居然是被带土咬醒的!那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被饿傻了,半夜抱着他咬不说,还说他是棉花糖。去他丫的棉花糖,卡卡西当即就将带土按倒揍了一顿。而且那家伙咬的还是他的脸,第二天早上起来对着镜子看到自己脸上的牙印,卡卡西只觉得不忍直视,连忙找了个口罩戴起来。

带土不知道,他在七岁的卡卡西眼里已经是危险人物了,尽管后来牙印已经消除了,卡卡西还是觉得带土很危险,习惯性地戴着面罩,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敢摘下来。

宇智波一族都是吸血鬼,虽然他们已经进化到了可以不吸血直接靠肌肤接触就吸食人类能量的地步,但骨子里的本能还在,饿得不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咬人。带土面对卡卡西是心虚的,毕竟他真咬过了,并且还想再咬。不过那天晚上他是真被饿傻了,虽然咬过了,但不记得口感了,现在看着卡卡西的脖颈依然牙痒痒的。

其实之前他是可以偷吃的,那个时候卡卡西还没戴手套,假装不经意地碰到卡卡西的手,他就可以偷吃一些能量。可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居然戴上了手套!现在就算握手他也没法吸了,难受。

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带土会选择挑衅卡卡西,两个小朋友打一架,他有很多机会可以碰到卡卡西的肌肤,趁机偷吃。不过马上就要开拍了,现在打架不合适。

“卡卡西,你的美瞳怎么还没戴好?”带土别开了目光,假装嫌弃地问。

“已经戴好了,但好像哪里怪怪的。”卡卡西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住了没去揉自己脖子上的鸡皮疙瘩。

带土又看了一眼,恍然大悟:“你好像戴错了花纹了,这个花纹的美瞳不是你的。”

“是吗?”卡卡西又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好像真错了,这两个花纹真像。不过为什么吸血鬼的眼睛要有花纹呢?就算吸血鬼物种不同,也不至于在眼睛里开出花来吧。”

“咳咳,其实是有的。”带土道,虽然他的眼睛还没开出花来。

“你怎么知道有?你又不是吸血鬼。”卡卡西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美瞳摘下来。

可他就是吸血鬼啊,这坑爹的剧组,让他一个吸血鬼演人类,让卡卡西这个人类演吸血鬼。更坑爹的,演主角的两位,也和他们一个情况,吸血鬼演人类,人类演吸血鬼,大概这就是表演吧?

人类好像总觉得吸血鬼的皮肤会很白很白,于是演吸血鬼的扉间叔叔和卡卡西都白得不像话,从头到脚从毛到皮全是白的。

带土帮卡卡西把美瞳找了出来,站在边上犹豫了一会儿,等卡卡西盯着他手里的盒子时,带土才支支吾吾道:“那个……卡卡西啊,我觉得不如……不如我帮你戴美瞳吧。”

如果卡卡西答应了,他就可以在帮卡卡西戴美瞳的时候偷偷摸摸卡卡西的脸,吸食一点能量。

卡卡西毫不犹豫:“不要。”

“为什么?”

“你笨手笨脚的,万一把我眼睛戳瞎了怎么办?”卡卡西冷笑。

这个卡卡西果然很讨厌啊,带土差点跳起来,不过他现在很饿,没有力气。带土是个挑食的孩子,自从发现卡卡西身上的味道和棉花糖一样甜甜的,就吃不下其他东西了,于是经常饿着,他觉得自己都要发育不良了。

为什么这么讨厌的卡卡西身上的味道这么甜呢?

“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一定不会戳瞎你。”带土耐着性子道。

为了他的食物,他得暂时忍耐。

“不要,你每次都说你不会迟到,结果呢?”卡卡西嫌弃道,“你的话没有任何可信度。”

“那不一样,我只是走在路上总会捡到钱,老师说捡到钱就要交给警察叔叔的,警察叔叔不好找。”带土委屈,他觉得自己没有错,他也不想总是迟到的,可他不是捡到钱就是遇到要过马路的老奶奶,他能怎么办呢?

“呵呵,每次捡到的都是一百日元的硬币,警察叔叔都不想看见你了。”

“混蛋卡卡西!你……”

“带土,卡卡西,好了吗?要不要老师进来帮忙?”

外面忽然传来了水门老师的声音,卡卡西不想让老师久等,只好先退让一步。

“好吧,勉强信你一次。”卡卡西抬起了头,“你动作快点。”

“好!”带土小心翼翼的,十分迅速的,帮卡卡西戴好了美瞳。

诶?他好像忘记偷吃了???

卡卡西站了起来:“好了,我们走吧。”

“等等!”带土连忙抓住了卡卡西的手腕,“卡卡西,你……”

“我怎么了?”

“你脸上有饭粒!”

“怎么可能?”卡卡西皱眉,“快点出去吧,不要耽误时间。”

“不不不,真的有,不信你看!”带土说着,双手放在卡卡西脸上揉了好几把,“咦?饭粒呢?我刚刚明明看见了,卡卡西,你不会是长痘痘了吧?”

既然偷吃不成,那就抢食吧,不然等会儿在拍摄的时候饿晕就不好了。他已经因为挑食被长辈骂过了,说他要是敢在片场饿晕,就一年不给他零花钱。

卡卡西被他揉得有点生气:“够了宇智波带土,你在胡闹什么……”

“诶?”带土看着忽然软软倒在自己身上的卡卡西,顿时傻了,“卡卡西,你怎么晕了?”


评论(1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