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支配者(7)

  这一架打得酣畅淋漓,最后两人倒在地上气喘吁吁,相视一笑。

  鸣人体力回复得很快,没过多久他又翻到了佐助身上。佐助抬眼看他,问他想做什么,鸣人嘿嘿一笑,低头亲了上去。佐助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沉浸在这个吻中。

  这段时间过得也太黄暴了,他居然完全适应了,鸣人凑过来的时候一点也不想推开。即使血契的作用已经被弱化了,但他依然不排斥这些,甚至隐隐在渴求着。

  这是鸣人啊,从记事起就与他相识的鸣人,他们一起长大一起修炼,几乎没怎么分开过。玩得好时他会把鸣人带回家,让他和自己一起过夜。闹矛盾时打一架也就好了,就算闹上好几天,也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出任务时也配合得很默契。

  有时候他也会跟自己说,自己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但是鸣人只有他和卡卡西,所以偶尔让一两次也没关系。

  他想过他们或许会吵一辈子,但他从没想过他们俩会分开。

  没了血契的作用后,看事情好像都清晰了起来。他本来就是喜欢和鸣人亲近的,鸣人也一样,所以有没有这层关系对他们影响都不大,只是进展快了点而已。

   就是鸣人总想窥视他的想法,让他很烦躁。

  感受到鸣人手探向他下身,佐助翻了个身反压住鸣人,低声道:“住手,有人来了。”

  “谁?”鸣人愣了一下。

  按理说他应该比佐助更警觉点才对,可惜他刚刚完全沉迷美色。发现佐助并不抗拒以后,他就变本加厉地索取。他想证明给佐助看,即使没有血契的作用,他们俩也是契合的。

  “哎呀呀,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的衣服都快脱了,真是羞死人了。”

  一个矫揉造作的声音传来,鸣人与佐助同时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看见一个橙黄色的漩涡面具和一堆腾空的红色云纹。

  哦,原来对方穿了黑色的袍子,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乍一看只看见了袍子上的花纹。

  “刚结契的人果然精力超好呢,这么快又腻在一起了。”那个又叹了一句,“不过阿飞的实验好像又失败了呢,居然没法弱化血契的作用吗?”

  佐助站起来冷冷地问:“你是谁?”

  “阿飞是一个助人为乐的好孩子呀,你不是一直都想摆脱这种关系吗?所以阿飞想帮帮你呀。”那个男人笑道。

  佐助皱眉:“你怎么知道?”

  他和鸣人结契不到十天,除了出事那一天,其他时间都在家里,今天才出来,怎么就被人盯上了?难道是上次那些弄非法药物的人?

  鸣人躲在佐助身后,偷偷用影分身变出一个从头到脚都黑漆漆的人,贴着墙壁悄悄绕到那个男人身后。可惜还没靠近,就被对方一脚踹开。

  “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不乖,居然想着偷袭。”男人忽然笑了,倏地一下就绕到他们俩身后,抓起鸣人就消失在了这个空间里。

  “鸣人!”

  佐助朝鸣人的方向抓去,什么也没抓到,鸣人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空间里。如果不是在这个空间里,他一定能感觉到鸣人的位置,可是现在他不能。

  在空间外的鸣人也很慌张,回到了熟悉的树林并不能让他好过。他不知道要怎么应付眼前这个男人,他发动了好几次攻击,但是他打不过对方。对方很强大,比他一直尊敬的卡卡西老师还要强大,即使是通知卡卡西过来了只怕也应付不了这个人。

  “你到底是谁?想对佐助做什么?”

  男人嗤笑:“我能对他做什么?想对他做什么的不是你吗?你才是那个自私地想将他一辈子锁在自己身边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鸣人瞪他:“那也是我和佐助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和佐助刚刚在里面明明都要说清楚了,是被这个家伙忽然搅合的。虽然的确那样自私地想过,但是他一直很克制自己了,至今都没有建立自己的绝对支配权。

  男人忽然扣住了鸣人的手腕,他发现鸣人在抖,问他:“你好像很紧张?”

  鸣人气吼吼道:“你把佐助给我放出来!”

  “原来实验没有失败。”男人笑了,又把鸣人扔了回去,“那你们继续待在这里吧,等我找到解除血契的办法再放你们出去。”

  佐助扶住鸣人,冷冷道:“为什么非要我们待在这里?谁知道你这辈子能不能想出来?”

  “快了,很快就好,会想出来的!”男人顿了会儿,又说,“待这儿不好吗?你不会被他干涉,他也不会被你影响。在这里你们会是独立的两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除了我不会有人进来干扰。”

  可是你干扰就很要命啊!

  一想到有这么个家伙随时都会进来,他们俩除了纯打架纯聊天还能干嘛?

  鸣人问:“那我想吃一乐拉面,有吗?”

  佐助:“……”

  “没有,你们俩饿死吧。”

  男人说完就消失在了空间了,不给他们一点点辩驳的时间。对方一走,佐助就掐上了鸣人的脖子。

  “你这个只知道吃拉面的白痴!脑子里只有拉面吗?”

        “不……”鸣人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还-有-你-啊……”


评论(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