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挖不管埋的非洲澜

脑过就算写过,挖坑未必填坑

支配者(15)

   鸣人和佐助趴窗户上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透过窗户看到有一个陌生男人从卡卡西房间里走了出来,打开冰箱拿出了两瓶水。

  “那个家伙是谁?为什么大白天就穿条裤衩在卡卡西老师家里走来走去的?”鸣人疑惑道。

  “我怎么知道?”

  鸣人看了看又说:“不过这个身形很眼熟啊,而且他对卡卡西老师家里很熟的样子。”

  佐助瞥了他一眼,心想人家就开个冰箱拿个水而已,怎么看出他对卡卡西家里很熟了?只要没瞎都能知道冰箱在哪好吗?

  鸣人表示:“起码他知道冰箱里有水。”

  佐助正想反驳,忽然意识到什么,皱眉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鸣人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忽然就听到了,我也没办法的说!”

  不想听的话就别听啊,得了便宜还卖乖。

  鸣人凑过去小声道:“真不怪我啊,不然你自己试试?稍微用心点就能听见。”

  所以为什么要用心呢?佐助斜了他一眼,注意力往鸣人身上移了点,还真听见了。他居然在思考卡卡西冰箱里还剩秋刀鱼不知道被吃掉没?

  还有从一乐那里买来的生拉面还没下,想着什么时候拿出来煮了?

  一边想着冰箱里的食物,一边想着那个男人是谁想干嘛,一边想着佐助会不会生气,果然这个家伙大部分时间都是集中不了注意的,他为什么可以同时考虑那么多东西?

  算了,反正最后没有一个想得好的。

  佐助正想劝鸣人专心点,空气中忽然出现漩涡状的气流,都分神的两个人被气流里钻出来的那个男人一脚一个踹了下去。

  “哎哟谁啊?”鸣人顾不得自己身上疼,先去把佐助扶了起来,“佐助,你没事吧?”

  “没事。”佐助瞪着那个窗口,“宇智波带土!”

  “他回来啦?”鸣人想了想说,“我觉得我们可能想岔了,我们不能砸窗户,但是我们可以敲门啊。”

  佐助冷笑:“你觉得他会给我们开门?”

  “他不会卡卡西老师会啊!”

  “卡卡西打不过他。”

  鸣人不明白:“开个门而已,为什么要打架啊?”

  “你觉得他是讲道理的人吗?”

  动不动就把他们两个扔来扔去踹来踹去的,一看就是个神经病。

  “反正也没有其他办法,先试试嘛。”

  鸣人跑到大门口正准备敲门,佐助扣住了他的手说:“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鸣人心想佐助就是聪明。

  佐助说:“我们两个上屋顶,你用螺旋丸我用千鸟,把屋顶砸穿。”

  “……”鸣人捏了捏自己口袋里的青蛙钱包,“破坏他人财产是要罚款的,虽然卡卡西老师不会怪我们,但是我们俩的名字一定会被贴在木叶村的公告栏上警告批评。”

  “你怕了?”佐助挑眉。

  “不是,我只是觉得如果一定要砸,砸窗口又快又便宜。”

  “可窗户是透明的,带土会看见。”

  “砸屋顶动作那么大,他直接用空间忍术带着卡卡西老师跑了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

  “还是先敲门吧。”

  这回佐助没再拦他,鸣人咚咚咚敲了好几下,动静很大,颇有债主上门的架势。以前卡卡西偷懒他又没有钥匙的时候他就这么敲的,卡卡西被烦得不行了,就会叫帕克他们下来开门。

  还躺在床上休息的卡卡西听到这个声音真的坐了起来,随即就被带土按了回去。

  “别理那些小鬼,好好休息。”带土看着卡卡西一副被采撷过剩的模样,觉得还是藏起来不要给别人看到比较好。

  “不行,就鸣人那个性格,不理他他非把门敲烂了不可。”卡卡西又坐了起来。

  带土揉了揉卡卡西凌乱的银发,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柔声道:“那你先把衣服穿好,我去给他们开门。”

  “那好。”卡卡西点了点头,爬起来穿裤子。

  不过带土那家伙怎么可能给他开门?卡卡西看着带土的背影就知道他是去赶人的,他甚至知道带土准备做完饭喂他吃下去以后再来一发。

  都说久别重逢以后服从者会对支配者身上的一切上瘾,他怎么觉得上瘾的明显是带土,对着他又啃又咬的,跟要吃人一样,太吓人了。

  卡卡西把衣服穿好后,就用通灵术召唤出了八条忍犬,然后把他房间的窗户打开。

  “帕克下去,让鸣人和佐助从这里上来。布鲁、西巴和比萨克去咬带土裤管,剩下的去厨房捣乱。”

  “好的。”帕克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西巴速度很快地蹿了出去,然后又蹿了回去,无奈地表示:“他裤管太高我够不着,就算够着了咬着也没用。”

  卡卡西这才想起带土只穿了条大裤衩,那裤管都在大腿上,加上带土腿又长,西巴要是咬带土裤管不仅拖不住人,还跟个挂件似的。

  “算了,那你爬他头顶上去,拔他头发。别真拔啊,秃了难看。”

  “好的。”西巴又蹿了出去。

  外头很快就传来了带土的惨叫:“喂卡卡西,你的狗你还管不管了?把狗放出来干嘛?你信不信我一个豪火球把他们全部烤了,外带你那两个学生,烤八送二!”

  “你们快回来啊,别闹了啊。”卡卡西假装不好意思地喊道,“我之前就答应过今天请他们吃饭的,当然要放出来啊。不过他们可能太久没见你了,所以比较热情,你别见怪哈。”

  卡卡西喊完,佐助和鸣人也爬上来了,两人齐齐地趴在窗口上看着他。卡卡西朝他们勾了勾手,鸣人就跳了进来,佐助也跟了进来。

  进去的时候两人都皱了下眉,这股腥膻味他们都熟。

  “老师跟他和好了?”鸣人小声问道。

  卡卡西笑道:“本来就没吵架。”

  鸣人奇怪道:“那为什么分开那么久?我和佐助就算吵架了,也舍不得分开那么久。”

  “有些误会,说清楚就好了。”卡卡西笑道。

  “那他还会走吗?”鸣人又问。

  “他说不会了。”

  鸣人点点头:“他要是再想走,就让纲手婆婆给他下点药,然后封印了他眼睛锁家里就好。嗯?怎么了?你们两个干嘛都这样看着我啊我说?”

  他应该没说错什么啊?纲手婆婆说的,强行分开的话要么别再回来了,回来的话弄废弄残都不能让他再走了,不然卡卡西老师肯定会彻底崩溃的啊!


评论(15)

热度(113)